首页 > 正文
在杭州看癫痫哪家医院好啊,虹桥医院癫痫专病网络预约,江西正规医院治疗癫痫多少钱

江西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南京看小孩癫痫哪家医院好,上海虹桥医院癫痫专病口碑怎么样,杭州专治癫痫症的医院有哪些,南京有没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安徽确诊癫痫要做什么检查,上海儿童医院癫痫专病哪里较好,南京治疗医院癫痫专病排名前十,安徽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比较好,上海闵行虹桥医院机构好不好

  原标题:“渐冻症”女博士用眼球发微信 病情现趋于稳定

  来源:北京青年报 

  患病后欲捐献器官 目前病情趋于稳定 有关爱中心为娄滔安装眼动仪

  “渐冻症”女博士用眼球发微信

患病之前的娄滔。受访者供图

  29岁的娄滔是北京大学历史系2015届埃及史方向的一名在读博士,如果身体健康,她可能已经临近毕业,但是因为患上了“渐冻症”失去行动能力,她现在躺在武汉汉阳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张病床上。几天前,因为一份“凡是可以挽救他人的器官,尽可以拿走”的口述遗嘱,而受到广泛关注。北京青年报记者20日了解到,娄滔现在病情已经平稳,一家公益机构还为她安装了眼动仪,她可以通过转动眼球在电脑上打字发微信了。

  

  娄滔的母亲汪艳梅20日告诉北青报记者,娄滔本月初转入武汉汉阳医院后一直住在重症监护室内,刚来时身体有炎症,并且因为失去自主呼吸与运动能力,所以身体虚弱,曾经一度颇为危险。作为父母,他们在本月9日代替娄滔在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字。

  “这几天经过医生的全力治疗,娄滔暂时稳定了,清醒过来可以和我们交流,但还是不能动不能说话,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汪艳梅告诉北青报记者。

  汪艳梅说,娄滔最初和他们提出希望捐献器官的时候,她和娄滔的父亲并不同意,但是经过娄滔的多次劝说,汪艳梅最后也接受了女儿的想法,“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有奇迹的发生,我们不想放弃她。”她说。

  

  随着病情的恶化,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娄滔便渐渐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与娄滔交流的时候,家人和医生只能依靠娄滔的口型来做判断。

  19日上午,上海一家“渐冻人”关爱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到了娄滔的病床边,经医生允许后,在娄滔的病床上安装了眼动仪和电脑,这样,娄滔就能够通过转动眼球打字,来与家人和医生沟通了。

  “娄滔现在的眼球还能够移动,她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打字,这样,她就能说出她的想法并与外界沟通了,这对她的精神状态恢复会有帮助。”关爱中心的工作人员说,“如果使用熟练,一分钟打三四十个字是没有问题的。”

  19日上午,通过眼动仪打字,娄滔给曾经的同学发了微信,这也是在她病情严重之后的大半年时间内发出的第一条微信,很多同学都表示特别吃惊,并在微信中鼓励娄滔。

  当天,娄滔还打字“谢谢你们”、“我想喝鱼汤”等内容,与家人、医护人员进行了沟通。

  

  武汉汉阳医院的医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娄滔现在还住在重症监护室内,按照规定,家属每天只能陪护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是考虑到娄滔的特殊情况,他们特别批准娄滔的家人可以在重症监护室多待上两三个小时的时间。

  最近几天,因为看到新闻而联系娄滔家人希望给予帮助的热心人也很多,娄滔父亲娄功余和母亲汪艳梅的电话几乎被打爆,很多人甚至还赶往医院,提供各种帮助,“好多人还带了自己的‘偏方’,说是会有效果,但是医院要按照正规方案治疗,所以不可能轻易使用这类药品。”汉阳医院的医生介绍说。

  不过为了不让热心人士寒心,医院特意在重症监护室门口设置了一个“爱心箱”,接收帮助娄滔的意见或者推荐的治疗方案。

  目前,来自北京的三位医疗专家专程赶到汉阳医院会诊,提出了用娄滔体内健康干细胞替换“坏掉的干细胞”的方案,并已展开治疗。安徽一家血液研究所也赶来取走了娄滔的血液样本进行化验,查清是否有病毒或中毒的可能。

  20日下午,北京大学湖北校友会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封协助函,希望爱心人士能够推荐良方,让娄滔重燃希望的火焰。而校友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了解到学校也会为娄滔保留学籍,只要奇迹出现,就可以返回校园。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渐冻症”女博士用眼球发微信 病情现趋于稳定

  来源:北京青年报 

  患病后欲捐献器官 目前病情趋于稳定 有关爱中心为娄滔安装眼动仪

  “渐冻症”女博士用眼球发微信

患病之前的娄滔。受访者供图

  29岁的娄滔是北京大学历史系2015届埃及史方向的一名在读博士,如果身体健康,她可能已经临近毕业,但是因为患上了“渐冻症”失去行动能力,她现在躺在武汉汉阳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张病床上。几天前,因为一份“凡是可以挽救他人的器官,尽可以拿走”的口述遗嘱,而受到广泛关注。北京青年报记者20日了解到,娄滔现在病情已经平稳,一家公益机构还为她安装了眼动仪,她可以通过转动眼球在电脑上打字发微信了。

  

  娄滔的母亲汪艳梅20日告诉北青报记者,娄滔本月初转入武汉汉阳医院后一直住在重症监护室内,刚来时身体有炎症,并且因为失去自主呼吸与运动能力,所以身体虚弱,曾经一度颇为危险。作为父母,他们在本月9日代替娄滔在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字。

  “这几天经过医生的全力治疗,娄滔暂时稳定了,清醒过来可以和我们交流,但还是不能动不能说话,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汪艳梅告诉北青报记者。

  汪艳梅说,娄滔最初和他们提出希望捐献器官的时候,她和娄滔的父亲并不同意,但是经过娄滔的多次劝说,汪艳梅最后也接受了女儿的想法,“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有奇迹的发生,我们不想放弃她。”她说。

  

  随着病情的恶化,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娄滔便渐渐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与娄滔交流的时候,家人和医生只能依靠娄滔的口型来做判断。

  19日上午,上海一家“渐冻人”关爱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到了娄滔的病床边,经医生允许后,在娄滔的病床上安装了眼动仪和电脑,这样,娄滔就能够通过转动眼球打字,来与家人和医生沟通了。

  “娄滔现在的眼球还能够移动,她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打字,这样,她就能说出她的想法并与外界沟通了,这对她的精神状态恢复会有帮助。”关爱中心的工作人员说,“如果使用熟练,一分钟打三四十个字是没有问题的。”

  19日上午,通过眼动仪打字,娄滔给曾经的同学发了微信,这也是在她病情严重之后的大半年时间内发出的第一条微信,很多同学都表示特别吃惊,并在微信中鼓励娄滔。

  当天,娄滔还打字“谢谢你们”、“我想喝鱼汤”等内容,与家人、医护人员进行了沟通。

  

  武汉汉阳医院的医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娄滔现在还住在重症监护室内,按照规定,家属每天只能陪护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是考虑到娄滔的特殊情况,他们特别批准娄滔的家人可以在重症监护室多待上两三个小时的时间。

  最近几天,因为看到新闻而联系娄滔家人希望给予帮助的热心人也很多,娄滔父亲娄功余和母亲汪艳梅的电话几乎被打爆,很多人甚至还赶往医院,提供各种帮助,“好多人还带了自己的‘偏方’,说是会有效果,但是医院要按照正规方案治疗,所以不可能轻易使用这类药品。”汉阳医院的医生介绍说。

  不过为了不让热心人士寒心,医院特意在重症监护室门口设置了一个“爱心箱”,接收帮助娄滔的意见或者推荐的治疗方案。

  目前,来自北京的三位医疗专家专程赶到汉阳医院会诊,提出了用娄滔体内健康干细胞替换“坏掉的干细胞”的方案,并已展开治疗。安徽一家血液研究所也赶来取走了娄滔的血液样本进行化验,查清是否有病毒或中毒的可能。

  20日下午,北京大学湖北校友会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封协助函,希望爱心人士能够推荐良方,让娄滔重燃希望的火焰。而校友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了解到学校也会为娄滔保留学籍,只要奇迹出现,就可以返回校园。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渐冻症”女博士用眼球发微信 病情现趋于稳定

  来源:北京青年报 

  患病后欲捐献器官 目前病情趋于稳定 有关爱中心为娄滔安装眼动仪

  “渐冻症”女博士用眼球发微信

患病之前的娄滔。受访者供图

  29岁的娄滔是北京大学历史系2015届埃及史方向的一名在读博士,如果身体健康,她可能已经临近毕业,但是因为患上了“渐冻症”失去行动能力,她现在躺在武汉汉阳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张病床上。几天前,因为一份“凡是可以挽救他人的器官,尽可以拿走”的口述遗嘱,而受到广泛关注。北京青年报记者20日了解到,娄滔现在病情已经平稳,一家公益机构还为她安装了眼动仪,她可以通过转动眼球在电脑上打字发微信了。

  

  娄滔的母亲汪艳梅20日告诉北青报记者,娄滔本月初转入武汉汉阳医院后一直住在重症监护室内,刚来时身体有炎症,并且因为失去自主呼吸与运动能力,所以身体虚弱,曾经一度颇为危险。作为父母,他们在本月9日代替娄滔在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字。

  “这几天经过医生的全力治疗,娄滔暂时稳定了,清醒过来可以和我们交流,但还是不能动不能说话,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汪艳梅告诉北青报记者。

  汪艳梅说,娄滔最初和他们提出希望捐献器官的时候,她和娄滔的父亲并不同意,但是经过娄滔的多次劝说,汪艳梅最后也接受了女儿的想法,“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有奇迹的发生,我们不想放弃她。”她说。

  

  随着病情的恶化,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娄滔便渐渐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与娄滔交流的时候,家人和医生只能依靠娄滔的口型来做判断。

  19日上午,上海一家“渐冻人”关爱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到了娄滔的病床边,经医生允许后,在娄滔的病床上安装了眼动仪和电脑,这样,娄滔就能够通过转动眼球打字,来与家人和医生沟通了。

  “娄滔现在的眼球还能够移动,她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打字,这样,她就能说出她的想法并与外界沟通了,这对她的精神状态恢复会有帮助。”关爱中心的工作人员说,“如果使用熟练,一分钟打三四十个字是没有问题的。”

  19日上午,通过眼动仪打字,娄滔给曾经的同学发了微信,这也是在她病情严重之后的大半年时间内发出的第一条微信,很多同学都表示特别吃惊,并在微信中鼓励娄滔。

  当天,娄滔还打字“谢谢你们”、“我想喝鱼汤”等内容,与家人、医护人员进行了沟通。

  

  武汉汉阳医院的医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娄滔现在还住在重症监护室内,按照规定,家属每天只能陪护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是考虑到娄滔的特殊情况,他们特别批准娄滔的家人可以在重症监护室多待上两三个小时的时间。

  最近几天,因为看到新闻而联系娄滔家人希望给予帮助的热心人也很多,娄滔父亲娄功余和母亲汪艳梅的电话几乎被打爆,很多人甚至还赶往医院,提供各种帮助,“好多人还带了自己的‘偏方’,说是会有效果,但是医院要按照正规方案治疗,所以不可能轻易使用这类药品。”汉阳医院的医生介绍说。

  不过为了不让热心人士寒心,医院特意在重症监护室门口设置了一个“爱心箱”,接收帮助娄滔的意见或者推荐的治疗方案。

  目前,来自北京的三位医疗专家专程赶到汉阳医院会诊,提出了用娄滔体内健康干细胞替换“坏掉的干细胞”的方案,并已展开治疗。安徽一家血液研究所也赶来取走了娄滔的血液样本进行化验,查清是否有病毒或中毒的可能。

  20日下午,北京大学湖北校友会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封协助函,希望爱心人士能够推荐良方,让娄滔重燃希望的火焰。而校友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了解到学校也会为娄滔保留学籍,只要奇迹出现,就可以返回校园。

 

责任编辑:张迪

江西儿童医院癫痫专病哪里较好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